en
en
為孜孜不倦建設美麗中國的清華環境人點贊
2016-06-03
 

6月4日,在“6?5”世界環境日到來之際,《人民日報》刊發了對清華大學環境學院錢易院士,環境學院87級校友、桑德集團董事長文一波,環境學院02級校友、江蘇如東縣環保局副局長戴威威等五位環保領域人士的采訪,以此向以他們為代表的致力于環保與生態文明建設的人們致敬。錢易、文一波、戴威威三位受訪者也是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師生校友數十年來投身環保事業的縮影,他們在學術科研、產業發展、政府管理等各個領域為改善環境質量、推動環保事業發展孜孜耕耘,貢獻清華環境人的力量。



環保多元共治,共享碧水藍天
轉載自《人民日報》
編者按:明天是“6·5”世界環境日。44年前,聯合國大會將這個日子定為世界環境日,表達的是人類對共同生活環境的關注、對美好家園的向往。我國新環保法規定,每年6月5日為環境日,今年環境日的主題是“改善環境質量,推動綠色發展”。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如何以綠色發展帶動環境質量的全面改善,是我們將長期面對的問題。

在不久前舉行的聯合國環境大會上,北京等地污染治理取得的初步成效引發廣泛關注。向污染宣戰、建設美麗中國,離不開億萬公眾的共同努力。本報記者采訪了在生態文明建設中孜孜耕耘的五位人士,他們中既有專家學者、環保民間組織負責人,也包括企業家和基層環保工作人員。我們向以他們為代表的關心、參與環保與生態文明建設的人們點贊、致敬,也期待在改善環境質量、推動綠色發展的過程中,每個人都積極作出自己的貢獻。環保多元共治,共享美好環境。
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教授錢易
愿為環保吐盡絲
“6·5”世界環境日前夕,清華大學環境學院的幾位教師忙得不亦樂乎。籌備多時的“錢易環境教育基金”以及《錢易學術文集》,要在6月5日對外發布,工作量不小。但大家都滿心喜悅,因為這是給恩師錢易教授的一個驚喜。

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學大師錢穆先生的女兒、中國環境工程學科奠基人陶葆楷的研究生,看履歷,很多人可能認為錢易屬于“自帶光環”的人物。然而,在跟她共過事、做過她學生的人眼中,她是一位穿著樸素,總是溫柔地講述、微笑著聆聽的學者和老師。在他們心中,錢老師嚴謹的治學態度、忘我的工作精神、對待學生慈母般的情懷,讓每一個人感佩。

《城市可持續發展與水污染防治對策》《環境保護與可持續發展》,回頭看看錢易的每部專著,都帶有明顯的前瞻性與獨家視角。任全國人大環資委委員和副主任多年,《環境影響評價法》《清潔生產促進法》《循環經濟法》等不少重要法律的制定,錢易都有參與。
記者至今清楚地記得,兩年前水體污染控制與治理科技重大專項第一階段主題評估會議上,在專家們對成果的一片贊揚聲中,錢易中肯的意見和建議讓與會者感慨:她的嚴謹與剛直絲毫未變。

錢易教授迄今已執教57個年頭。雖然承擔繁重的科研任務以及社會工作,但她從未離開教學一線。《環境保護與可持續發展》課程被評為國家級精品課程,她將環保的種子播撒在學生心中。除了面向清華所有本科生的公共選修課外,她還承擔新生研討課《環境與發展》,持之以恒為環保教育發聲。各種學生主辦的系列講座、系列報告中,常能見到她的身影。錢易兩度獲得清華最受學生歡迎教師獎,去年還入選了中央電視臺與光明日報聯合主辦的“尋找最美教師”活動。

今年,錢易將年滿80歲,在清華的課堂和很多學術研討會上,白發的錢易依然忙碌著。不久前,清華大學生態文明研究中心成立,她出任中心主任。

年事已高,干嘛自己找事?但學生們最了解她——近年來,錢老師為推動生態文明建設投入大量精力。只要能為生態文明建設做些貢獻,她都認為自己責無旁貸。“錢老師像一只春蠶,愿為環保事業吐盡絲。”她的學生這樣說。

“生態文明建設要融入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各方面,更深入的研究工作必不可少。”談起中心的課題,錢易神采奕奕,“跨學科交叉研究是研究中心的一大優勢,我們將利用好這一優勢,實現工科、理科、文科和藝術學科等不同領域之間的有機整合,建構完整的生態文明理論體系,探討生態文明的建設途徑,為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的決策貢獻力量。”

本報記者 孫秀艷
黑嘴鷗保護協會創始人劉德天
要呼吁更要行動
一位環保民間組織工作者,最近被環保部長“點贊”——在“展望十三五”系列報告會上,環保部長陳吉寧講述了劉德天的故事。

劉德天何許人也?他是我國較早創辦的環保民間組織黑嘴鷗保護協會的創始人。面對環保部長的肯定,劉德天有自己的思考,“這是對廣大環保民間組織的肯定。”

談到當年投身環保的初衷,他頗為感慨,“最初作為記者接觸到了環保領域。上世紀80年代,我寫了很多報道宣傳丹頂鶴保護。90年代,我們揭開了黑嘴鷗的繁殖地之謎。那時起,我意識到僅通過宣傳去保護環境是不夠的。”

劉德天認為,環境問題就像一個“落水者”,這時岸上的人呼喊救人是必要的,但如果每個人都在喊,卻誰也不下水救人,落水者就會溺水而亡。

為了“既呼吁救人,又下水救人”,劉德天在1991年成立了黑嘴鷗保護協會。協會雖以黑嘴鷗命名,卻不局限于這種鳥類,而是堅持“黑嘴鷗—鳥類—濕地”的保護路線。“保護鳥兒不能死守鳥巢,而要放眼整個濕地。如果大環境被破壞了,黑嘴鷗作為生態系統的一部分也無法存活。”

遼寧盤錦的南小河有2.8萬平方公里的濕地,棲息著全世界50%的黑嘴鷗。這里2003年之前未被列入保護范圍,偷獵、撿鳥蛋現象嚴重。如何拯救這片“被遺忘的角落”,成了劉德天的心頭大事。

為引起公眾重視,他設計了“送黑嘴鷗雛返回家園”的活動,將一只曾經被日本專家“判死刑”、后經會員照料康復的黑嘴鷗,帶到南小河濕地放飛。協會邀請社會各界人士,組織學生朗誦詩歌,現場的油田工人、蘆葦場職工和環保工作者,都紛紛表示以后會更加注意保護鳥類。

這件事啟發了劉德天,他總結出全方位提升公眾環保意識的方法——注重環境教育,特別是在環境事件發生現場的教育。劉德天在此基礎上提出“飛鳥戰略”:“鳥頭”即總目標是保護黑嘴鷗,“鳥身”是保護黑嘴鷗賴以生存的棲息地,“鳥的兩翼”分別是開展環境教育和打造黑嘴鷗文化。

劉德天和伙伴們多年的努力逐漸有了成效,參與環保活動的人越來越多,而且范圍漸漸超出了盤錦本地。25年間,協會會員規模從47人擴展到了3.2萬人,黑嘴鷗的數量也從1200只增加到了1.1萬只。劉德天很欣慰,“環保公眾教育,尤其是對青少年的教育尤為重要。這些年我們累計吸納了16萬名學生參與保護活動,他們是將來社會環境共治的骨干力量。”
“‘十三五’規劃提到,針對環境問題,唯有‘共治’才能‘共享’。我相信,只要開動腦筋,堅持做下去,隨著社會公眾認識的提高,環保民間組織一定能發揮更大的作用。”劉德天堅定地說。

本報記者 趙貝佳
桑德集團董事長、中國環保產業協會理事文一波
環保產業要找準痛點
桑德集團董事長、中國環保產業協會理事、全國工商聯環境服務業商會榮譽會長,這些都是文一波的身份,但被人們稱為“綠色企業家”的他,更愿意稱自己為“環保工作者”。

目前,桑德集團致力于固體廢棄物處理、水處理和新能源三方面同步發展。其中,電子廢棄物處置約占國內市場的25%,環衛保潔、道路清掃等工作吸納了近3萬名員工。桑德集團的“互聯網+環衛”是全新模式。中國人口多、地域廣,將“拾荒大軍”產業化,并不是件容易事。“環衛是勞動密集型產業,從業人員素質參差不齊。整合環衛資源不好操作,老百姓也常常不滿意。但我們還是迎著困難上了。”文一波語氣堅定,“人們對環境的要求不同于往昔,需要有人打頭陣。”

專業素養、創新意識、進取精神,是文一波作為企業家的特質。當年,社會對環保的重視程度不夠,企業運營問題不小,很快合作者就紛紛撤出,但文一波堅持了下來。“一方面要對出資人和同事負責,另一方面,環境問題太多、太突出了。”文一波發現環保產業在技術路線、環境政策、發展方向等方面都存在問題。“我的想法就是通過堅持和努力,不僅解決具體的環境問題,還要盡力去改善大的環境系統。”

除了堅持,研究國家政策并順勢而為,也是企業持續發展的重要因素。一開始,為了闖出市場,文一波專門選擇環境危害大、整治難度大的項目作為切入點。幾個項目成功之后,企業熬過了困難期,市場規模擴大了。隨著國家支持力度加大,如何在把握政策的同時提升企業市場價值,成為企業家需要思考的問題。“桑德環衛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我們找準市場的‘痛點’,發現了社會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文一波分析道,“在公平公開的市場競爭中,政府的付出和企業的盈利能夠找到平衡點。我們雖然為環衛設定了較高標準,但卻不用花費太大代價。通過廢品回收和互聯網物流等手段,能將成本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圍內。”

不過,文一波也看到了問題。一些新進企業缺乏核心技術,同質化競爭嚴重。一些財稅政策存在偏差,阻礙了環保產業的健康發展。他擔憂這種狀態不利于產業和經濟的健康發展,也不利于環境保護。

“目前的環保產業,雖然看起來在蓬勃發展,其實一些方面仍處于不健康階段。企業間惡性競爭、低價競爭依然存在。如果不能沉下心來做技術開發,企業將無法持續發展,社會也無法得到優質環保服務。”文一波感慨,從中長期來看,環保產業有很大發展空間,但它不是很多人想象中簡單的資金密集型或政策密集型產業,而是要求核心技術和商業模式創新的產業。

“做環保企業沒有捷徑,唯一的秘訣就是要堅持。它很難讓人短時間內致富,大家得有恒心和耐心。要共同支持、共同維護產業發展,為社會提供良好環境,為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做出貢獻。”

本報記者 趙貝佳
江蘇如東縣環保局副局長戴威威
為污染企業“治病”
工作前7年,戴威威在三個鄉鎮的科員、副書記、鎮長崗位上工作過,也在共青團系統摸爬滾打了3年時間。直到2014年,環境工程科班出身的他被安排到江蘇省如東縣環保局工作后,才發現自己突然要直面河道污染、AQI爆表、半夜噪聲和無孔不入的固廢侵襲等挑戰。

“基層環保部門更看重的是對環境相關的法律、政策的創造性執行,處理基層實際問題時的因地制宜、靈活運用,同時還必須了解基層群眾的喜怒哀樂,尋求他們的支持。”戴威威這樣說。

常有人說,現在環保局很厲害,新環保法實施,對污染企業不是罰款就是停產,現在還能抓人入刑。身處環保第一線的戴威威卻有不同的感受。“事實上,我們更多扮演著醫生的角色,時常提醒企業從源頭上自我整改,‘不治已病治未病’——實施清潔生產。面對發生了環境問題的企業,則需要‘對癥下藥’——提標改造。有的問題嚴重一些,便需要‘刮骨療毒’——搬遷轉產。而這些都需要環保人在確保環境質量的同時盡力服務,為產學研融合牽線搭橋。”戴威威和同事們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

文件送到,企業不可能就自動搬掉。這就需要大量的說服、博弈,堵疏結合,給企業以自救的機會。如東基層環保人為此真是跑斷了腿。事實證明:有的企業搬遷到環境基礎設施齊備的工業園區后,得到了更大的發展空間,實現了環保與發展的雙贏。絕大多數企業能夠通過自我整改達到要求。“當然,對于病入膏肓或者是屢教不改的企業,我們也絕不手軟,會堅決關停到位。在這點上,縣委縣政府和局領導一直給予了堅定的支持!”

分管監察、執法這些“重活兒”,讓戴威威切身感受了基層環保人的不易。

中醫靠望聞問切,西醫靠化驗來發現病情,基層環保工作人員靠監測來發現環境問題。戴威威笑稱,監測隊伍的標志就是“不走尋常路”——哪里有污水,哪里有廢氣,哪里有臟土,別人避之惟恐不及,環境監測人員卻要往哪里沖。

現場監察,看似不需要太多高深知識,但不等于沒有技術含量,而且更需要責任心和耐心。在廠區內外勤走動,犄角旮旯里仔細看一看,順著管線細心捋一捋,把企業的物料平衡算一算,把在線監測數據和人工數據對一對,往往就能發現問題。

“我們最近查出的一起典型案件發生在清明節的凌晨,大霧彌漫中,一家企業以軟管接暗管偷排酸性廢水,被當場抓住,從凌晨兩點多鐘起來一直調查到當天下午,著實很累,但是也有一點成就感。”說到這,戴威威忍不住笑了笑。
他說,每當這個時候,感覺自己和同事們更像警察,面對“不按規矩出牌”的對手,要從一個個現場的蛛絲馬跡中尋找違法的線索,還原違法行為的全貌,給違法犯罪者以法律的制裁。

“環境質量惡化的趨勢得到遏制,但問題還很突出;環保基礎設施建設力度空前,但還須完善規范;群眾環保權利意識高漲,但義務意識還要增強;基層環保工作不斷提升,但離政府和公眾的要求尚有差距;環保部門自身的職能、機構、隊伍也正在改革調整之中。”戴威威這樣總結工作中的矛盾,和其他基層環保人一樣,他也在繼續努力探索化解矛盾的方法。

本報記者 孫秀艷
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專家李德生
用“心”飼養大熊貓

“竹子開花羅喂,咪咪躺在媽媽的懷里,數星星,星星呀星星多美麗……”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熊貓專家李德生至今仍然記得《熊貓咪咪》這首老歌的歌詞。

當年,這首上世紀80年代廣為傳唱的歌曲,讓李德生萌生了幫助大熊貓的想法,他毅然報考了獸醫學系,并在1994年如愿來到四川臥龍大熊貓自然保護區。

“雖說當時心里有些準備,但困難仍然超出想象。”李德生告訴記者,最初的新鮮感過去之后,困難開始顯露,雖說保護區風景很美,但位置偏僻,交通閉塞,條件很艱苦。“當時父母來探望我,覺得這里的條件比農村家里還要差,擔心我找不到對象。”

不少同來的年輕人離開了,李德生心里也曾經有一些波動。“大熊貓保護醫療資源不足,專業水平低,需要我們這些科班出身的人,而這里也能發揮自己的才干。”李德生定下心來,一待就是20多年。

當時大熊貓保護主要面臨著三大困難:發情難、配種受孕難和育幼成活難,制約著整個圈養種群的發展,人工飼養大熊貓甚至需要不斷從野外補充新鮮血緣才能勉強支撐下去。李德生和同事們,通過改善生活環境、完善人工授精技術等方式,吹響攻克“三難”的號角。上世紀90年代初幼崽每年成活一兩個,90年代末達到五六個,近年已保持在兩位數。

“成活率上去了,但相比于野外大熊貓,相對狹小的空間造成圈養大熊貓心理壓力大和行為刻板。關心大熊貓的生理健康,心理健康是不是也要關心?”李德生提出了“愛心飼養”的理念。飼養員每天花更多的時間和熊貓一起進行眼神、肢體上的交流,跪著甚至趴著和大熊貓溝通。心理壓力釋放,大熊貓的受孕率進一步提升,工作人員替熊貓檢查身體,包括B超檢查、采血等,也不需要采用麻醉這樣的手段了。

李德生說,為進一步提高圈養大熊貓種群質量,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提出了“優生優育”的理念。通過遺傳管理,選擇優良的親緣關系個體,避免“近親繁殖”;實行隔年繁育,讓產仔的大熊貓有足夠的休養和恢復期,圈養大熊貓種群質量因此得到很大的提升。

圈養和繁殖大熊貓最重要的目的是放歸野外,使其融入野生種群,增加野生大熊貓的數量和遺傳多樣性。“熊貓真正的家還是大自然,這也是我們最重要的目標。”李德生說。

“大熊貓保護工作一路走來,真不容易。雖然取得了不少的成績,成為野生動物保護領域的一面旗幟,但面臨的困難依然不少,未來我們團隊將繼續探索,也希望社會公眾進一步支持并投身大熊貓保護事業。”李德生表示。





文章介紹的這五位只是在生態文明建設中孜孜耕耘的環保人的縮影,而昨天在清華舉行的水安全與生態文明建設學術報告會上,我們看到了更多堅持在崗位上的環保人。我們向以他們為代表的關心、參與環保與生態文明建設的人們點贊、致敬,也期待在改善環境質量、推動綠色發展的過程中,每個人都積極作出自己的貢獻!



作者:人民日報記者 寇江澤



Copyright ? 2016-2018 上海立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5058150號
重庆时时彩到底有多假